编号:1496754368
类别:投诉
状态:已回复
标题:我们的法律怎样对待弱者的血泪了?
提交时间:2017-06-06 09:06
在夷陵区下堡坪乡磨坪村二组的那棵大白果树下,约在13年前,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,一位患有比较严重的女精神疾病患者,与邻居何会师因一件小事发生了争执,在争执中,何会师拿了一根比较粗的木棍直接重捶女性弱者的大腿,重打了几下,棍子就被打断了,事后,木棍被弱者老公收了放在自家大门口,大慨想以此为据吧,将事情解决。此事发生的当晚,女性弱者就乘夜色径直离开了她的家投奔栗子坪的亲戚了,至于当晚有月亮不,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知道那条路有二十几里,有一段有坟,一般人走就毛骨悚然,还有一两里路虽没有坟,但也很偏僻,就是几个人走也怕,更不用说一个腿重伤的女性弱者了……不知道她当时是用什么方法面对这些困难的,是用磨命似的方法一钞一钞撑过去的?伤痛不?恐惧不?我不知道…… 因这事,她离开了她的家,开始了她一生中“白毛女”一样的生活,首先来到她妹妹的屋里(她妹妹们早已离开了那个屋,到别地方生活了),她妹妹的屋也比较偏,屋中已没有什么用的了,更没吃的,后来有一远房亲戚收留了她,好心给她送来了点米,至于在远房亲戚收留她前,她吃的什么,吃的是野菜、树叶,或许是饿了几天肚子,就不知道了? 一段时间后,她又改嫁到了远方,至于生活怎样,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她姐姐一直叫她回来。几年后,她又回来了,至于是主动还是被动就不知道了,回来后,精神疾病比以前更严重了,她首先在她妹妹家住了几天,又独自一人来到30里开外的姐姐家住,期间,她只带了“远方”给她的几件衣服,生活全是别个好心人送的…… 看到病情严重,她老公想办法让她住院,一个月期满出院后,她在她女儿和亲戚的帮助下,住在了她女儿婆家的符近——那也是单家独户,那儿原先的人全搬走了,就只剩空屋了。在那里,她沒柴烧,采的是别人的柴和树,采多了,别人也说……吃的米也不多,她老公基本能接挤上,但没有油吃,有时虽有油,但她舍不得吃,也许几个月都吃不上,米也舍不得吃,多半吃油菜,青菜……等,只剩菜根没吃了……这些植物吃了,只要两天不唰牙,牙就变黑了……就连锅铲也是锈断了半截,但仍在用,就这样,她在那儿住了好几年,真是现代版的《白毛女》…… 其间,有这样一现像——她儿子到那里去看她时,较接近她的住处时,什么声音都没有,但她儿子在远处几声“妈”喊过后,她立刻自己对自己说起来(自她从“远方”回来后,她一直就对自己说话,不知道为什么)…… 之后,她儿子回家(白果树旁的家)帮父亲务农,一段时间后,把她接了回去,精神状况大不如从前了。在2012年吧,下了一场暴雨,涨水,那里多家住屋被毁,何会师家也受灾,他回去了,结果这位女性弱者喝农药自杀了,喝药后,她坐在她自家的大门口(她平时很少坐在那里),仿佛在像何会师挑战什么,或说什么……(她坐在门口,就可以正对何会师的) 在发生那起打人事件后,村长也有解决,何会师赔了200块钱,我不知道200块代表了什么?她的死又代表了什么?弱者的血泪又是什么?那起打人事件只值200块钱吗?弱者的命又只值200块吗?(周围邻居也有议论,说她是被人打起走的,打到远方的) 望您们做主,或有个法律的公平公正的说法!
提问者:何龙  
下堡坪乡
何龙您好,感谢您的来信。因您反映的问题事件比较复杂,年代较久远,因此建议您跟我乡司法所取得联系(司法所电话:7631148)。相关法律问题司法所比较专业,能给您具体详尽的解答。 再次感谢您对下堡坪乡的关心和支持。
 
回复时间:2017-06-12
来件人对下堡坪乡回复的评价
来件人暂无评价!如本人无回复,系统会在部门回复3天后给予评价
其他人评价
满意
基本满意
不满意
3
1

1

公用尾部文件